记一次奇怪的做梦经历

昨晚做了个噩梦。

梦的故事情节是,大家一群人出国玩,走马观花,看了很多景点。某餐期间,同行有人忽然开始咬别人,其他人四散逃开,但并不走远,都躲在角落观察他。咬人的忽然变成一只河马,而被咬的身上似乎只有很深的一道牙印,并未像丧尸一样被感染,只是惊慌逃跑。为了防止河马再次进攻,大家合力把河马赶跑了,然后惊魂未定的继续吃饭。

行程并未受到太大影响,大家还是吃喝玩,又一次午餐,同样的事情发生了,又有人变身秃鹫袭击人,这个人是之前被河马咬过的,同样所有人赶走了秃鹫。人们纷纷开始恐慌,有人提议打死被咬者,有人说太残忍,最终迫于压力,被咬者默默离开队伍。

两天过去,相安无事,但大家都提高了警惕,互相提防,父母给孩子剪指甲,带牙套,以防万一。旅行已经完全被打乱,旅行团本身也是自发组织在一起的,大家都只想着结束旅程,离开这里不再有任何瓜葛。

断断续续的,越来越多都变成了动物,吃饭变成了噩梦,也有人提议要单独去吃,但团长觉得这样容易人心涣散,单兵更容易被攻击,这之后安宁了两天。

又一次晚餐,惨案又发生了,这次是两个人,狗和兔,咬了另外两个人。仅剩下6个人,团长(户外达人、开了家私人动物园,被咬)、一对中年夫妻(科学家)、旅游达人(饲养员、上次被咬)、足球教练还有我(被咬)。男科学家提议总结回顾,分析规律,好提前防备。他认为被咬的人下次一定会变。伤者之一的旅游达人站出来反驳咬人的两人之前都未被咬,而且他上次被咬也没变,所以怀疑站不住脚。大家还是争吵,互相猜疑。这时候团长让大家冷静,同时提出每次都在吃饭时发生,怀疑是吃的出了问题。大家开始研究桌上的食物,在咬人者的饭里似乎都有几颗微六边形黑色颗粒,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。于是开始怀疑是有人故意这么做。中年夫妇很热情,几乎每顿饭都是他们给大家盛饭,被当做怀疑目标,我、足球教练说报警吧,把那对夫妇抓起来审问。团长不忍心,觉得那对夫妇是热心肠,不至于做出这种事。这样僵持着又过去一天。

到了旅行最后一天,午饭大家都格外的小心,这次饭里在没有黑色颗粒。但最终夫妇俩跟足球教练还是变成了鹅,剩下三人齐力把鹅赶到角落里用柜子挡住路。这个时候旅游达人终于透露了实情:原来他、团长、科学家夫妇原来就认识,他在团长的动物园工作,但苦于动物园经营不善,好多动物都死了,园长没钱买动物,参观的人少他也被降薪;科学家夫妇常年研究各种奇怪的东西,没人识货,团长怂恿他们研究能把人变成动物的药,事成给很高报酬和动物园股份。三人搭伙开干,选择拿出国游旅客下手,因为客死他乡不容易被追查,旅游达人负责到处发帖召集旅行者,科学家负责在饭里放药,他们还研制了逆转的药,造成让自己变成动物的假象,打消怀疑,最后团长喂给他们解药,这样作案多次。但是刚变成动物后一段时间不听使唤,而且容易暴怒。没等旅游达人说完,我把柜子推倒,撒腿就跑,鹅围着他们开始追逐撕咬起来。我赶紧坐上回去的小型飞机,让飞行员赶紧起飞。终于飞机起飞,看着脚下的异国土地,心情终于放松下来。再深睡了一觉醒来,发现已经在北京的某个医院里躺着。站起来走出门,看到外面平行晾衣架上挂的不是衣服,而是挂着许多人。我开始拼命逃出医院,街道的电线、楼梯两侧稀稀疏疏全是人,脖子被挂着,悬在空中。

吓死了赶快跑,跑着跑着就醒来了,谢天谢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