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节点上下文的流水账

Instagram最近也不能上了,对我的生活也没多大影响,我是一个轻度社交恐惧症患者。长期以来,我想生活的像黑洞一样,没人知道我究竟在做什么,也没人关心我做什么,这样我就能安心、无负担的做事。

不过最近我换城市了,换掉了工作,也开始适应新的生活。在这还是把一些时刻流水账记录下来,有些见证了我的一些变化,也渐渐的变成我的一部分。

北京

北京地铁5号线换乘2号线通道

天渐黑的天通苑北

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来北京,没准备,无状态,生活给我破了一大盆冷水,从头上到赤裸的身体,而外面是冰天雪地,于是仓皇四处取暖,最后丢盔卸甲,狼狈逃离。

我家窗外

天上下着小雨,整个学校因为学生放假了格外的宁静,窗外的郁郁葱葱的树,从来没像这样望着窗外很久。那天睡了很长时间,很浅。

关于骑车,老友,学生时代

记不得骑车去过抚仙湖多少次了,最记得那次百无聊赖的,傻逼呵呵的在沙滩上躺着,扯着无边的话。大学也就是这样过来的,牛人们未露锋芒,傻逼大家一起傻逼。无忧无虑的。经常会说着没话可说,无聊只得说起各种黄段子。

那时候会经常几个人坐在某个地方,看行人路过,看妹子,每天吃完饭又会去穿拖鞋打篮球,看别人踢球。

大理

去过几次大理,也有几次路过,那次是骑车去的。MP3里反复的放“步履不停”,穿过寂静的山群,环绕着洱海,从来没有这么个地方会在心里留恋许久,像是家的感觉。

洱海堤岸,夕阳沉入海面

那个校区

离开后只去过几次,那些回忆,随700多页qq聊天记录一样,屌丝气裹挟着暧昧,在那座叫春的城市。生活升级,物是人非,掉下去再也没回来。

路上的风景,别人脚下的路

时间自然流逝,让结果充满未知,却没办法回去过去做任何改变。于是每一次的选择后,同行的越来越少,经历了无数次小孩子般无助的时刻,才会明白,过去已被刻在相框里,而眼前的每段时光都值得认真度过,或许只是认真的浪费光阴。像歌里唱的那样:别把浮躁的生活当做成长,到最后才看到珍贵的人,流着眼泪,带着微笑。

晚安,尘埃。

卡比巴拉德海 - 宋冬野